VER

看不见吧😊

一句“我病好了”

字字如钉,满笑容就挂回了脸上,满身铠甲的继续走。

我不知道这种病真的可以好吗?

我倒是有种,发生,抗拒,接受,麻木,的感觉,

接受自己就是这样的“奇怪”,接受自己需要努力才能做一个“正常的人”,接受自己不能再次开口求救的事实(?)

这种麻木,真的很讨厌。


“我是一个正常人正常人正常人真的是一个正常人我也有感情我会哭会难过会同情会厌恶会有小脾气笑容不会突然消失。”


谬论重复一千遍会不会成为真理?


它是狗

一条狗

一条大嘴巴的狗

从身后扑过来

啊呜——一口含住了我的脑袋

黑漆漆粘糊糊

稀薄的空气称重的气体


我想,安静一点,一会儿就好,马上就好,嘘——


然后,挣扎着,重新换气,重新接管躯体,挨骂,笑咪咪


“下一期它再咬我,就走吧,离开,彻底的,哈哈哈。”

偷偷在房间藏工具,屯药

然后,惊慌失措的又把这些东西处理掉

然后又准备工具

然后又丢掉


然后?

然后狗狗又来了

我真的很喜欢狗,不是这种狗,是那种狗,如果我有一只狗,它会一直陪着我

可是

我不会一直陪着它,它会整日整夜的蹲守在我丢弃的躯体旁边,它会无助的叫唤,

不公平

不公平


我只能一个人

对其他人来说,陪我对他们不公



但是,我又在庆幸,还好,我有着种大嘴巴的狗,至少,我还是会难过的,我是会因为自己因为别人难过的,我不是她们说的——sex冷淡一样的人


这样不健康的庆幸


“想喝奶茶自己去买呗”


“哈哈,我说我不敢向店员说话你信不信?”


“不信”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我真的不敢,不敢在没有去过的奶茶前看菜单,我至今在一家店里喝过的自己买的奶茶不过三种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糟糕了我开不了口在他们眼中就是她不开口就是我不会背书就是我让他们好失望就是同学们哄堂大笑就是一个人就是没用就是活该

以前的tag一个都看不了了一个都没了


做梦了,

久违了。

但是没有梦见他们。


我梦间自己在刷微博,看到别人安利我老福特里面发过的一些句子……还有营销号……

他们说

(大概意思)这个帐号,优秀。


然后,我接到微博私信,然后……



天啦,

原来

我真的可以这么无耻

厚颜无耻不自量力的在梦里yy

杀了我吧

杀了我吧

杀了我吧


两种状态:

   总认为被世界放弃了,以嘶吼回应它的不公。


   总认为无法回报所接受的一切善意,不值得接受来自它的好,用眼泪刺痛一颗颗真心。


  无论是哪种都是不正确的,不健康的。


所以




























没用呀


每一个“下次”都值得我满怀激情的去筹备与期待

为什么不会做梦了?自nue一样的憎恨一觉到天光的睡眠质量,那太无聊了。


深海的鱼游到了北冰洋,那儿好冷。


我可以自己宠自己,嗯,

“你是不是一天不怼我就不舒服!”

“哈哈哈,是呀,怎么?”

“你——!行吧,你怼吧,我见不得你不舒服。”

(脸红///)

我是在渴望被发现吗?